國家統計局16日剛剛公佈的數據顯示,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128213億元,同比增長7.4%。雖好於市場預期的7.3%,但也不及政府目標的7.5%,並創20個季度以來的新低。有人擔心,這樣的增速會不會影響就業,繼而影響居民收入增長和社會穩定。
  筆者認為,從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,7.4%是足以支撐就業的。就象經濟學家張維迎日前在博鰲論壇上所言,在中國,GDP增長在一定範圍內,已經與就業的關係沒有那麼密切了。
  目前在就業問題上,已出現了比較嚴重的結構性矛盾。一方面,農民工、快遞員、保姆等職業技術人才市場緊缺,供需矛盾也相當尖銳。很多企業和用人單位,面臨找不到人,或勞動成本快速攀升的問題;另一方面,以大學畢業生為代表的“知識人才”,卻就業艱難。同時,東西部之間,也存在著比較嚴重的就業結構性矛盾。
  經濟發展速度快,對化解就業矛盾有積極的作用。但是,如果單純依靠經濟增長速度來消化就業矛盾,即便經濟增長率達到10%,就業矛盾也無法解決。因為,勞動力的結構性矛盾,決定了就業的結構性矛盾。
  傳統的教育制度和就業思維,已經與現代經濟發展產生了比較大的分歧,僅靠經濟增長速度的改變已經無法解決,也無法彌合傳統教育制度和就業思維帶來的就業“缺口”。要解決中國的就業矛盾,除了繼續在經濟發展方面發力,尋找新的增長點外,還必須在教育制度、就業觀念、地區平衡、經濟結構調整與優化等方面挖掘潛力,突破瓶頸。
  傳統的學歷教育已經落後,不適應經濟發展要求。譬如,在很多具有“國民”學歷的大學生眼裡,只有“正規”的工作,如政府機關、事業單位、金融機構、國有企業等,才是“正道”,才符合自己的身份。另外,工人階層的薪酬待遇太低,社會保障水平不高,很大程度上也對大學生等群體的就業觀念轉變產生很大不利影響。這些大學生進入社會以後,就普遍面臨著高不成、低不就的問題,最終形成有的崗位招不到人,有的崗位報考者擁堵的現象。如果將目前的三本以及部分二本院校轉型為職業技術教育,重點從培養職業技術人才入手,將有效緩解就業難度。
  如何在制度上破題,也是緩解就業壓力、解決就業矛盾不可忽視的重要方面。如通過行政體制改革打破公務員隊伍的終身制,統一政府機關、事業單位和企業的養老保險政策,建立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等。
  在此基礎上,國家有關部門還要研究制定如何提高職業院校畢業生待遇,以鼓勵和吸引廣大青年參加職業技術教育與培訓,主動去做藍領。因為,藍領也能夠讓他們獲得尊嚴,成為精英和受社會尊重的人。
  如果這些方面的障礙逐步得以破除,不僅可以緩解經濟發展的壓力,而且可以增強經濟發展的動力,使經濟結構調整的步伐加快,對就業會產生積極的影響,形成良性循環。  (原標題:不必過度將經濟增長與就業捆綁)
創作者介紹

t 骨

rjrybzf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